芷夏幽

不忘初心,不改衷心

【荣霖】嫁给幸福37

cp:荣霖

字数:2k

--------------------------------------------

太久没有写文了,前段时间把前面自己写的翻了一翻,简直羞耻的不行。当下怀疑这么狗血的故事、这么矫情的字句、这么ooc的人物真的是我写出来的吗???纠结了好久,才终于再次用如此不怎么样的文笔把故事继续下去,真的万分感谢至今还在看的小伙伴们的不弃之恩,毕竟我自己都差点忍不住弃了……T_T

最后……顺便在101活动中为我最爱的荣霖打个call

--------------------------------------------

小孩子的睡意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也是没什么规律可言。等到三人终于回到别墅的时候,恬恬前一秒还窝在许一霖的肩头睡得正酣,下一秒就捏着小爪子揉搓着眼睛抬起头来。小丫头半边脸压红了一片,微卷的头发蓬松凌乱,眼睛还没睁开就扬着小鼻子在空气里嗅来嗅去。

鲁一玮和祁钰正在餐厅调情,omega跨坐在alpha腿上,两指捏着新鲜出炉的小点心喂进alpha的嘴里。好在两人还算有所顾忌,空气中没什么信息素的味道,反倒是黄油曲奇甜腻腻的气息肆无忌惮地漾了满屋。小姑娘分明是闻到了甜点的香气,眼睛都不睁就探着身子往那边靠。

荣石重重地咳嗽了一声。

祁钰转过头来看了三人一眼,慢条斯理地从鲁一玮腿上跨下来坐到旁边,狭长的凤眼微微一弯,露出一点笑模样来,流露着一种纯真而又魅惑的复杂气质:“刚烤了曲奇,要不要来吃一点?”

“要的要的。”大概是被“吃”这一字戳到了吃货神经,小恬恬倏一下睁开了眼睛,探着小脑袋左右瞧瞧,“有什么好吃的呀?”

“你呀,刚刚不是还不饿嘛,怎么这儿又要吃啦?”荣石点了点小丫头光亮的脑门儿,带着笑地调侃她。

“可是,可是,肚肚说它现在想吃了。”恬恬伸出小指头戳了戳扁扁的小肚子,娇嫩的小舌头舔了舔嘴唇。

许一霖最受不得小仙女娇憨可爱的样子,顿时被萌得眼里小星星直冒,撞破鲁一玮、祁钰二人好事的尴尬和羞涩都顾不上了,抱着小丫头先一步走进了餐厅。

餐厅里有专为小朋友准备的儿童椅,椅背设计成小兔子的形状,竖着白白的两个长耳朵,看起来可爱又有趣。可是恬恬小仙女一反白天对小兔子的热忱态度,儿童椅碰都不碰,非得要许一霖抱在腿上不可。

许一霖昨天才刚经历了一场激烈的情事,又是初初被标记,今天撑着一股新鲜劲儿在外玩了大半天,这会儿眉眼间已经浮上了些倦色。荣石看着心疼,好声哄劝着想把恬恬抱过来:“恬恬,一霖哥哥累了,我来抱着恬恬好不好?”

“不要!我就要一霖哥哥抱!”孰料小公主一点也不买账,径直把头一扭埋进许一霖的肩窝里,双臂还紧紧环着他的脖子,说什么都不肯撒手。

“好啦好啦,哥哥抱~”许一霖轻轻拍着恬恬的后背,柔声地安抚着小丫头的不安,“恬恬还要吃东西吗?我们再来点儿小点心好不好?”

“好~”

恬恬窝在许一霖颈侧小幅度点了点脑袋,乖乖坐下来就着他的手啃了几口饼干,没一会儿就又开始揉着眼睛喊困。

许一霖胡乱嚼了嚼嘴里的吃食快速吞咽下去,跟鲁一玮二人草草道了晚安,就抱着睡眼惺忪的小公主回房间了。

短短一层楼的距离,小丫头已经困得迷迷糊糊,小身板软塌塌像个发面团子一样黏在许一霖身上,搂着他的脖子模模糊糊地囔了两声“妈妈”。

许一霖好声哄着小丫头刷了牙,又给脱了棉衣棉裤,这才将小团子抱回床上。大概是真的玩累了,这一番大动作下来丝毫没有影响到恬恬,小丫头刚一沾上枕头就像泡了水的面条软软地塌了下去,没一会儿就抱着垂耳兔睡着了,粉嫩的小嘴还微微张着。许一霖抽了床头的纸巾轻轻地擦去小丫头嘴边滴下的口水,心尖柔软得吸饱了水的海绵。

荣石推门进来的时候,其实并不意外能见到这番温情的光景,但却没想到眼前的一幕简直称得上诱人。卧室里只开了一盏小小的床头灯,灯光被调成低暗的暖黄色,映得人影模模糊糊的,许一霖背对着房门侧身卧着,一只胳膊支在枕头上撑着头,睡衣无意间被带起了一截,漏出了后腰一大片白皙的皮肤。

荣石的呼吸不自觉加重了几分,像是被什么蛊惑了一般直楞楞走上前去,等到他回过神来,已经单膝半跪在床边轻轻吻上了许一霖的腰线。许一霖一直很瘦,但是骨架匀称,窄细的劲腰隐隐还能看到腰窝,房间里虽然开足了暖气,暴露在空气中的皮肤却仍然温度略低,荣石温热的嘴唇一贴上去立刻感受到唇下的皮肤一阵战栗。

“唔…”许一霖一时不察被突袭了正着,一声惊呼被堪堪咽下去,担心地看了一眼恬恬,这才转过头来瞪了始作俑者一眼。

可惜自以为超凶的许一霖在荣石眼里却毫无杀伤力,仿佛一只被惹怒的小猫咪,软绵绵的小家伙炸成圆嘟嘟的毛团子,气呼呼举起小爪子还小心翼翼把尖利的指甲藏进厚厚的肉垫里,真不是一般的可爱。

荣石停顿了一秒,双手撑着床沿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许一霖,深邃黝黑的眼眸晦暗不明。

难道是生气了?许一霖眨巴眨巴眼睛,默默思考马上撒娇道歉寻求原谅的可能性。还不等小脑袋瓜想出个所以然,许一霖就见荣石面无表情地俯下身来,下一秒自己就被拦腰抄起,想只麻袋一样被扛到了肩上。

由于来不及调整姿势,许一霖的下巴哐一下重重撞在了荣石的肩膀上,圆滚滚的小鹿眼登时就飚出了一串泪花。

嘶,太过分了!许一霖一口咬住荣石后肩的睡衣,狠狠地磨了磨牙,但是终究是没舍得下力咬下去。

“啪嗒”

门锁打开发出清脆的声响,荣石推开门走进去,一把将许一霖扔到了一个绵软的物什上,动作间用了些力道但是却又尽力温柔。

许一霖圆滚滚的眼珠四下一转,这才发现荣石竟然把自己带到了与卧室相连的小阳台上。阳台是封闭的,暖气也很足,令许一霖担忧的唯独一点便是四周通透的落地窗,在薄薄的纱质窗帘的笼罩中外面的一切仍然依稀可见。

“你,你干嘛啦……”许一霖咽了咽口水,不自在地往狭长的沙发里缩了缩。

“宝贝,我想干什么你不知道吗?”
荣石挑了挑眉,慢慢弯下腰,凑近许一霖的耳边落下了一个轻柔的吻。

许一霖的耳朵瞬间染上了一层粉色,红通通烫得惊人。他偏了偏头,稍稍避开荣石的唇,眼光闪烁地看着窗外:“窗,窗户……”

“没事的,不会有人看到。”

荣石温柔又亲昵地亲了亲许一霖的眼皮,一手向下利落地扯下了omega的睡裤。他担心许一霖不能适应,前戏做的细致又漫长,甚至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罐未开封的润滑剂,在手指上沾了少许一点点送进了omega的身体。

年轻的小孩哪里经历过这样的把戏,没一会儿就沁了一脑门子的汗,清澈如墨玉的眼眸整个浸到了水里,呼吸的频率早就乱了彻底,仿佛一条失了水的鱼,失神又无助地唤着荣石的名字。

荣石自上而下看着自己所爱的孩子,心底既热烈又安宁,他低下头去轻轻吻在许一霖的眉心,喃喃地念了一遍又一遍“我爱你”。



评论(14)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