芷夏幽

不忘初心,不改衷心

【荣霖】嫁给幸福25

更新来啦~好吧,大家都看穿了我的套路,没错!荣大少回来啦~啦啦啦~


所有文目录


清晨六点钟,天空刚擦出一抹微弱的鱼肚白,许一霖已经收拾妥当,踏着还未熄灭的路灯微光和熹微的晨光,准备乘早班地铁去剧场。

大概是天气太冷,再加上又是假期,小区里冷冷清清得没有几个人。稀薄朦胧的晨雾里偶尔冒出来几个晨跑的人,路边苍幽幽的矮小冬青里倏忽窜出几只瘦小的流浪猫。

许一霖回头望了一眼身后高耸的庞然大物,一排排黑洞洞的窗口偶有几点光亮,却辨不出看不出家的位置。小兔子眨了眨涩涩的红眼睛,裹了裹身上厚厚的羽绒服,小心地藏起心里那一丢丢的期盼和失落。

荣大哥是不会提前回来的吧……万一呢?万一他回来了,会来看自己比赛吗?

许一霖心里藏了一只小小的雀儿,窝在落了碎雪的巢穴里,一边蜷着身子瑟瑟地抖,一边伸长颈子巴巴地盼。直到扮好了妆、换了戏服,那只小雀儿还在扑腾着翅膀,悄悄地、偷偷地期待。

参赛的队伍挺多,比赛的节奏也快了不少,上下场都急促得很。场上的大灯刚一熄灭,趁着主持人在幕前串场的间隙,许一霖猫着腰、摸着黑,悄悄地从一侧的楼梯上到台上去。

台上的灯还灭着,面前厚重的红色幕布合得紧紧的,许一霖看不清观众席的情形,只听得到嗡嗡的小声讨论。头上的网巾很紧,箍得头皮发麻、眼角生疼,他突然就有点儿慌,手心里一点点浸出汗来,一颗心沉甸甸地坠在胸口,压得呼吸沉沉重重。

没听清楚主持人说了句什么,大厅顶棚大大小小的灯齐齐亮了起来,暗红色的天鹅绒幕布缓缓地拉开,园弧状的剧场大厅密密麻麻坐满了人,凌乱纷杂的掌声震得耳膜嗡嗡作响。

许一霖折了水袖,抻了裙裾,从布景的月洞门缓缓地转出来,微微低了眉目,轻轻启了朱唇。

“梦回莺啭~乱煞年光遍~”

唱词一起,许一霖心里那点儿紧张像阳光下的初雪,缓缓地消融进了微凉的空气里。台下纷纷扰扰的评委、观众似乎都淡出了视线,完全陷进自己安安静静的世界里。

但是下一刻,只是一个侧身、一个回眸,那个熟悉的身影突然间就闯进了视线。那人穿着简单的白色衬衫、黑色大衣,安安稳稳坐在人群的正前方,眼角嘴角上扬出一个小小的弧度,微微隐现的笑纹里藏了暖暖的阳光。

许一霖心底那只小雀儿乐开了花,震起了翅膀扑棱棱要飞到天上去,蹬落了一簇簇蓬软的雪团子。

荣大哥竟然真的提前回来了!

而且……还特地来看自己比赛!

好像出乎意料,又似乎早有预感,许一霖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浇了一勺蜂蜜又加了一勺糖,大概是满满的、软软的、又甜甜的。

坐在台下的荣石表面儿看上去平静,内心里边却翻起了层层的浪,啪啪地拍打着金色的细沙。

许一霖扮的是杜丽娘,薄薄地施了脂粉,描了眉眼,眼波流转间多了三分绮丽,一颦一笑里添了几许艳色。呆呆萌萌的小兔子突然就化了瑰丽魅人的俏狐狸,荣石几乎要看痴了去。

直到此时此刻,直到真真切切地看到许一霖,荣石才恍然之间发现原来思念已经在自己心里扎了根,成了树。

原来,他竟是这么地想他。

想他的小兔子。

表演结束的时候荣石都没反应过来,眼瞅着舞台上又灭了灯、合了幕布,荣石才楞楞地跟着别的观众啪啪啪地鼓掌,一边向前倾着身子往退场的方向望。

不出他的预料,小家伙正站在台阶下焦急地向这边望过来,黑亮亮的眸子里蕴了细碎的光芒。荣石朝他轻轻挥了挥手,又屈指点了点另一只手里握着的手机。

许一霖远远看清了荣石的动作,朝他用力点了点头,圆圆亮亮的眼睛弯成了上弦月。

他急匆匆跑回后台,寥寥草草地回应了几句老师同学的夸奖,衣服都来不及换就去摸自己的手机。

明亮的手机屏幕上静静地浮着一条信息,只有短短的一句话,来自荣石:

“我在门口等你。”

短短的六个字,加上个句号也不过七个字符,许一霖却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然后捧着手机笑成了一个小傻瓜。

荣石本来对戏剧也不十分感兴趣,后面的比赛更是一点儿也看不进去了,给小家伙发完短信就偷偷从剧场里挪了出去,站在门口的柱子边等许一霖。

这日是个难得的艳阳天,视线所及都是一水儿的蓝,像是在头顶铺开了一张巨大的画布,然后泼上一桶湛蓝的墨水。荣石盯着右上方稀薄的一抹流云看了好一会儿,又低下头研究了一下地面的大理石,心内咕嘟咕嘟冒着热泡泡,大概期待有一些,焦急也有一些。

“荣大哥——”

荣石应声转过身去,正看见许一霖从门内小跑出来。离巢的小兔子突然见着了亲人,心里的孤单惦念像是泄了洪,瞬间就成了灭顶之势。许一霖卯足了劲儿,用了力,重重地撞进荣石怀里。

荣石被他冲得踉跄了几步,后背抵上了坚硬的大理石柱,有一点儿疼,心里却是满满的。

他的小家伙窝在自己怀里,微微仰着头看他,两片樱绯色的薄唇轻轻颤动,大而亮的眸子里闪着晶莹的光点,眼角还有没擦干净的一抹尾红,硬生生给小兔子添了几分媚色。

荣石身心都是一紧,克制不住地想要把许一霖揉进怀里,吻他,得到他,然后把他藏起来,只给自己一个人看。

他把许一霖轻轻往怀里带了带,一手环住他纤瘦的腰肢,一手托向小家伙软蓬蓬的后脑,缓缓缓缓地低下头,试探地轻轻覆上那片樱花般的唇瓣。

评论(41)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