芷夏幽

不忘初心,不改衷心

【荣霖】嫁给幸福22

幽幽又来撒糖啦~


所有文目录


进了十二月,江城的天气越发的寒冷了,南方的冷较北地似乎更湿也更阴凉,凉嗖嗖的寒气一股一股地往人身体里钻,骨头缝里都泛着冷。

许一霖紧走几步,推开门闷头钻进活动室里。活动室里提前开了空调,热气源源不断地从排风口流进室内,焐得整个房间里都暖烘烘的。

“一霖过来啦~”

夏禾来得更早一点,蔫蔫地趴在教室一角的桌子上划拉手中的本子。看见许一霖进来了才恢复了些精神,抬手招呼他过去。

许一霖微笑点头应了一声,避开正在练习的同学,贴着教室的边缘小心地挪了过去。他搓了搓冻得干涩麻木的手指,把手中的东西轻轻搁在桌上,又脱下外套搭在了椅背上,然后才坐在夏禾旁边,与她一起观摩正在进行的排练。

夏禾转过头来,上上下下仔细地打量着许一霖,别有意味的目光灼热得像头顶明晃晃的白炽灯,直看得他差点儿坐不住要跳起来了,小姑娘才悠悠地开了口:

“感冒好点儿了?”

“好多了……嗯?你怎么知道我感冒了?”

夏禾没好气地瞥了一眼懵懵的好友,重新趴回桌子上,语气里带了点调侃和小小的埋怨:“还不是你家那位,今天早晨早早地给我打电话,说你感冒了,让我帮忙照顾照顾你!”

“啊?”

许一霖慢了半拍,眨着眼睛呆呆楞楞了半晌,待领会过来夏禾的意思,蓦地红透了脸颊,口舌都有些不利落起来。

“荣,荣大哥给你,打的电话?也真是的,都说了我能照顾好自己啦。”

看看许一霖羞涩成桃色的面庞,夏禾朝天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只觉得被强塞一嘴狗粮的感觉实在是不太妙。

“让我照顾你没事啊,但是下次稍微晚点儿打电话行不行,要困死啦~”

心情不好,说起话来语气更冲了几分,再联想到今早不愉快的遭遇,夏禾更是怨念满满。好不容易今天早上没有课,本来是打算好好睡个懒觉的,殊料刚刚七点就被荣大总裁的电话吵醒了,偏偏电话那边的人还礼貌客气的不行,她连发作的机会都没有。

“打扰到你了吗?”

许一霖满脸歉意的望过来,又大又圆的眼睛湿漉漉的像只小奶狗,可怜又可爱,看得夏禾都忍不住检讨,是不是自己话说得太重了。

夏禾还没来得及去宽慰一下太过实诚的发小,就听见许一霖又喃喃地念叨了一句:“可是,七点也不早了呀。荣大哥今天出差,早早地就起来了……”

当下所有安慰的话都变成了放了好几天的冷干粮,硬邦邦地堵在了喉咙口,噎得人难受。夏禾深吸了一口气,努力抑制住自己想要翻白眼的冲动,扑过去掐住许一霖的肩膀,一字一句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一般:“许一霖,你和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还我的懒觉!啊啊啊……”

许一霖吓了一跳,下意识用力挣开夏禾的手指,“嘭”地一声从椅子上跳起来,忙乱地往后退了两步,一边退一边扔下一句:“那个……我出去打个电话……你,你先看会儿剧本吧……”

慌慌忙忙地窜出了教室,室外冰冷的空气刺激得他打了一个激灵,许一霖顿时清醒了不少。

【荣大哥……真的打电话给夏禾了吗……】

【要不要给他打个电话呢?】

【也不知道到北京了没有?】

“嗡嗡嗡”

手机一阵剧烈的震动把许一霖吓了一跳,低头看过去,屏幕上正欢快地闪着“荣大哥”三个字。

少年顿时有一种被人勘破了心事的慌乱感,几乎是手忙脚乱地按下了通话键。

“喂,一霖吗?”

荣石的声音一如既往地低沉稳重,轻得像是一阵暖风,隔着冰冷的话筒都有着神奇的抚慰人心的力量。

“嗯,是我。”许一霖轻轻应了一声,“荣大哥到了吗?”

“刚下了飞机,还在机场呢。你吃药了没有啊?还有没有发烧了?”

“没有发烧了,药也吃过了。荣大哥就不要担心啦。”许一霖突然想到了什么,又小声地加了一句,“我可以照顾好我自己的,荣大哥不用担心我的。”

耳边的南腔软糯而轻柔,像是一只小爪子轻轻地挠在了荣石的心口。即使看不到他也能想象得到小家伙低着头,弯弯眼角的样子,思念不舍的情绪一瞬间就攻略了城池。

他吸了吸鼻子,按下心底的那一点点难过,尽量把语气放得更欢快些:“嗯,我当然相信一霖啦。但是药一定要记得吃,饭也要好好吃,一顿也不能少。自己每天熬点儿萝卜汤、雪梨水什么的,止咳的。还有不能逞强,知不知道?要是不舒服了,一定要去医院看看……”

“我都知道啦,今天早晨你都念叨了好几遍了!”许一霖的话里有一丢丢小小的抱怨,更多的却还是撒娇的意味,“北京那边冷不冷啊?荣大哥一定要穿厚一点,可别感冒了。”

小家伙的关心像是一股暖流,顺着耳际一路流进心底,荣石的心都软成了一池春水。

“我穿得够厚了,都快裹得跟熊一样啦。要是你看见了,准要笑话我了。哎,公司的人来了,我得过去了。我刚刚说的哪一条都不能忘啊,记住了没有?”

“好啦好啦,我都记住了。荣大哥快过去吧,拜拜~”许一霖挂断了电话,抱着手机忍不住小小声地补了一句,“我才不会笑话你的……”






评论(35)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