芷夏幽

不忘初心,不改衷心

【荣霖】嫁给幸福19

幽幽来更新啦~ 之前明明说要速度更文的,可是我好像又食言了,嘤嘤嘤,我错了(。•́︿•̀。) 

大前天有亲催更,本来是真的打算马上就更的,可是刚开始写我就忍不住看蜗牛去了,然后……沉迷三哥美色,不能自拔…… 

蜗牛真的挺好看的!细节也做的不错。 

那个……不吹了,还是给大家放文吧……


所有文目录


饭吃完了,吊瓶里的药水也只剩了浅浅的一层,许一霖热度已经退下去了,又恢复一点儿精气神,说什么也不愿意在医院里再待下去,靠在床头的墙壁上,眨着乌溜溜、水灵灵的眸子眼巴巴地注视着荣石。

荣石心里软得不像话,拒绝的话一个字也吐不出来。略略思索一下,倒真心觉得回家静养还真是不错的选择,毕竟医院里人多又杂,交叉感染的危险反而更大,再加上此时连个舒适些的床位也是找不着的,何必让小家伙在这儿受苦呢。

这么着说服了自己,荣石很快就去找医生来启了针,又问了一大堆感冒期间的注意事项,这才一层层把许一霖又裹成个圆乎乎的大粽子,半揽半抱着把人弄回了家。

荣石其实没有什么照顾病人的经验,但总是觉得既然是病着,就该万事都得小心翼翼的。一回了家,他就自觉地把许一霖扶进卧室里,拿软蓬蓬的棉被给裹上,一直拉到尖尖削削的下巴。

荣石搓热了手心,曲曲手指探到许一霖额前试了试温度,又反手回来试了试自己的体温,还是觉得小家伙热度还是高了些,心里顿时有些愀愀的,声音不自觉地放得更轻更柔了些:

“再睡一会吧,医生说多睡会儿,发发汗就好了。”

“嗯。”

许一霖还有些恹恹的,浑身都没什么力气,糯糯地应了一声,乖巧地合上眼睛,小扇子似的长睫毛镀了一层阳光,忽闪忽闪的看得荣石心痒痒的。

荣石再三告诫自己许一霖还在病中,不能由着性子胡来,然后深吸一口气,抹去脑海里偶尔闪过的几张绮丽画儿,轻手轻脚地出了卧室。

安顿好了小家伙,荣石却也不能闲着,书房里还有厚厚一摞文件等着他去处理,一霖这边也不能缺了人照顾。工作的事情从来都不是他需要担心的,只是这照顾人一事还是挺头疼啊。

医生说了要多喝热水,有条件的话也可以煮点姜糖水给一霖喝,水果蔬菜的也都不能少,还得记得叮嘱小家伙吃药……

姜糖水随便煮就可以吗?今晚做个什么菜给一霖吃呢?也许还是应该先去烧一壶热水?

荣石想想就觉得头都大了。

他不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小少爷了,自己搬出来之后基本的家务也是会的,可是厨艺上也只限于能做碗面、炒个简单的菜,凑合凑合罢了,就算一霖不嫌弃,他也不舍得让小家伙这么将就啊。

荣石心神不定,桌上摊开着文件,雪白的纸上全是密密麻麻的小字,像一堆小蚂蚁似的在他眼前转来转去,搅得他更是烦躁异常。

“啪”

荣石重重地合上夹子,索性把文件往旁边一丢,伸手摁开电脑开关,到网上找菜谱去了。

【生姜糖水的做法】

【家常姜糖水的做法】

【民间预防感冒的小妙招:生姜糖水的家常做法】

页面上飘着的消息各色各样,荣石锁紧了眉头,颇有些难以抉择,于是随机挑了几个仔细浏览了一遍,发现不管标题如何的花哨,内容其实并没有多少不同,更重要的一点是看起来一点都不难,绝对是可以试一试的。

荣石素来不是喜欢拖沓的性子,既然决定一试也就不再迟疑,马上就起身去了厨房,按着默默记下的方法,一步一步做了起来。

他先从冰箱里取了生姜出来,用清水反反复复洗了个干净。然后提了锃亮的菜刀,把圆咕噜的姜块按在砧板上开始切片。

【不能太薄,也不用太厚,大概三四毫米的样子就好】

荣石牢牢记着小教程上写的每一个细节,切个姜片小心谨慎得就像是在分割钻石,一分一毫都不想有差错。

幸而荣石对自己的刀功还算满意,切好的姜片不薄不厚,每片的厚度也挺均匀,眼瞧着倒也还过得去。

姜片切好了,后续也就没什么工作了,只管往锅里添好水,加上几勺红糖,煮就可以了。

荣石对此倒没什么担心的,起了锅,开了火,倚在大理石的料理台边等了几分钟,就掀开了锅盖,拿盛汤用的长柄勺子从锅里撇了浅浅的一层,凑到嘴边轻轻抿了一口,打算先尝尝味道。

大概是糖放的太少了,姜味有些重,汤水有些辣辣的,倒不是很甜。考虑到自己家养的小兔子向来嗜甜,但是对辣似乎也没太多排斥,荣石不禁有些纠结是否应该多加点糖,重新再煮一锅。

“你怎么在厨房里呀,荣大哥?”

背后突然传来许一霖软软诺诺却含着疑问的声音,荣石吓了一跳,手里一滑,差点把勺子整个扔进了锅里。

他回过头,这才看见小家伙穿着宽松的睡衣,踩着棉拖鞋,正斜斜地倚在餐桌前,揉搓着惺忪水润的眸子瞅着他。

荣石瞧着许一霖身上薄薄的棉质睡衣,忍不住皱了皱眉,放下手中的勺子,快步走到了他身前。

“怎么这么就出来了?你还生着病,就不怕又烧起来。”

荣石嘴上说着责怪的话,一双眼睛里却除了担心就是宠溺,半点也没有真心说教的意思,许一霖一点都不怕他,欺近了几分就开始告饶,语气里倒难得带了几分撒娇的意味:

“我已经没事啦。再说,家里有暖气呢,一点都不冷的。荣大哥不信可以摸摸看,我都出汗了。”

边说着还边仰了仰头,一副凭君检查的样子。荣石拿他没有办法,又见他微昂的小脸绯红,额头上还渗着细细密密的汗珠,吐气间青涩桃子的味道扑面而来,更是意乱神迷,哪里还顾得上责备啦。

“好啦好啦,相信你。”荣石定了定神,抬手轻轻揉了揉小家伙细细软软的头发,“那你去客厅坐着好不好?我煮了姜汤,一会儿先喝上一碗,然后等我做饭。”

“荣大哥今天要做饭啊?”

小兔子一双大眼睛瞬间睁得圆溜溜的,咕噜咕噜往外冒着期待的泡泡。

荣石佯装生气,瞪了瞪眼,借机压下那一丢丢的心虚:“还不快去,不然晚上就没饭吃了!”

“嗯嗯嗯,我这就去客厅等着!”

小家伙头点的像捣蒜,毫不迟疑转身就走,消失得比兔子还快,真的像只贪吃的小老鼠。

荣石辛苦忍下涌到嘴边的笑意,还不忘在后头叮嘱:“把沙发上那个小毯子给盖上!”

“知道啦——”


评论(41)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