芷夏幽

不忘初心,不改衷心

【谭赵】不再爱你11

很久没更的一篇了,还有人记得不?  


所有文目录


张扬的红色在暗黑的夜里一路疾驰。

赵启平坐在副驾驶的位子,捏紧了汗湿的双手,一时竟也说不出是什么感觉。身边这人是自己从小思慕的Alpha,走到如今的地步谁都不想喊停,也不会喊停。心里翻搅着诸多的情绪,喜悦、恍惚、困惑,一点点疼痛,又有一点点无措。

法拉利在柏油马路上一路飞跑,车窗外林立的草木、高楼一帧帧闪过。朦胧间,车子一个摆尾竟是停在了赵启平的楼下。

“欸?到了?唔…”

赵启平话还没说完就被谭宗明一把攥住了手腕,近乎急切地就往楼上跑去。不知是是谁主动,两个人在昏黑的楼道里已经纠纠缠缠地吻在一处。两种截然不同的信息素在狭小逼仄的空间里肆意地弥漫,混乱成一团。

谭宗明拥着赵启平一路跌跌撞撞地爬上楼梯,哆哆嗦嗦地摸出钥匙打开房门,几乎是一路跌进了卧室,直直地撞倒在柔软的被单上。

两个人早已乱成一塌糊涂,细密的汗珠一层层地往外冒,额前的黑发湿淋淋地塌成一绺一绺的墨迹。衬衫的扣子在挣扎间扯开了一半,皱巴巴地堆在胸口。

这般狼狈的样子,哪里还能看出谭大鳄和赵医生风度翩翩的影子?

不顾一切地撕扯,急切但温柔地动作。

卧室里的呼吸早就乱了方寸,粗粗沉沉的呼气声、低低哑哑的呻吟混杂在一起,燃起了滔天的大火,烧尽了谭宗明和赵启平的理智。

忘却了时间、空间,过去、未来,只想着抵死缠绵。

赵启平模糊了意识,只知道身前这人是谭哥哥,是自己的谭哥哥。

直到谭宗明又一次重重地撞击,直直地顶弄到身体深处那处温暖柔软的所在,赵启平浑身一僵,还是忍不住惊叫出声,脆弱茫然得几乎可以察觉出一丝哭腔:“不,不要,不要标记……”

身前的人似乎顿了顿,细细密密的吻兜头罩了下来,更多了一分疼惜:“好,不标记……”

 

赵启平再次醒来的时候已是次日的清晨。

阳光暖暖地从未关的窗缝里洒进来,有些刺眼。赵启平朦朦胧胧地呢喃一声,轻轻翻了个身,却没想到拉扯到了酸疼的腰身,刺得他登时打了一个激灵。

模模糊糊地睁开眼睛,透过眸子里还未散尽的层层雾气,赵启平一眼就瞧见了身侧的谭宗明。脑子仿佛生了锈的齿轮,瞬时卡在了原地,失去了运转的动力。

昨晚……昨晚……

暧昧靡靡的镜头一点点回放,身下干涩凝滞的痛感更是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血液瞬间上涌,赵启平一下子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虾子,从里到外都透出红色来。

枕边那人轻轻动了动,眼睫微颤也清醒过来。谭宗明薄唇微微上勾,眼角弯弯的细纹像一尾小鱼,游出快乐的弧度:“早啊,平平。”

“早……早……”

风流倜傥的赵医生早失了潇洒的风度,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来。

谭宗明伸长胳膊将小家伙搂进怀里,刚想有下一步动作,却意外地觉出身上黏黏腻腻的,好不难受,不禁微微皱了皱眉:“一起去洗洗?”

“哦哦,好……”

迷迷糊糊的赵医生被狡猾的大鳄一把抱起,拐进了浴室,趁着洗澡的功夫又偷偷摸摸酱酱酿酿地黏糊了好一会儿。

洗完澡的赵启平腿软了一半,后腰酸痛得像是被巨石碾过,几乎失去了直觉。赵启平别别扭扭地半靠在洗手台上,恶狠狠地瞟了一眼神清气爽的谭宗明,把手中的牙刷在漱口杯里转得叮当响。

谭宗明笑得一脸明媚,温温存存地从背后半环上去,让赵启平松松地靠进自己怀里,一只手在他僵硬的腰侧不轻不重地揉抚。

“搬过去跟我一起住吧。”

谭宗明的声音低低沉沉,带着蛊惑人心的味道,话音将落还在赵启平耳边轻轻吹了口气。

赵启平在他怀里轻轻挣了挣,撇撇嘴,非常果断地拒绝:“不去!”

谭宗明似乎毫不意外,低低笑了笑,又把赵启平圈紧了几分:“那我搬过来,嗯?”

“哦。啊?”


评论(16)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