芷夏幽

不忘初心,不改衷心

【荣霖】嫁给幸福5

嘤嘤嘤,进度慢的我都不好意思了(>﹏<。)~呜呜呜……


所有文目录


荣石其实也早就看见了许一霖。

 

小家伙不知道在想什么,竟呆呆地停在了马路的对面。小人儿秀美的眉毛微微上弯,樱色的粉唇浅浅勾翘,朦朦胧胧的鹿眸里浮光跃金的,不知被来来往往的人们偷偷瞟了多少次。

 

荣石心里闷闷的,自己捧在心头的宝贝被别人窥伺的感觉着实不好,他只恨不得把小孩儿紧紧地揣在怀里,不叫任何人看了去。

 

草草地打发了电话那头还想继续说些什么的助理,随手把手机扔在车座上,荣石大步越过往来的车流,转眼之间已经走到了许一霖的面前。

 

“想什么呢?”

 

小人儿似乎惊了一下,整个人微微一怔,小扇子般乌黑浓密的睫毛轻轻颤动了几下:“没……没想什么……”

 

荣石也不戳破,只微微笑笑,自然而然地站到许一霖的左侧,虚虚抚了抚他的肩膀:“我们走吧。”

 

“哦……哦……”

 

许一霖下意识地应了一声,低头闷闷地向前走去,却被荣石一把攥住了手腕。

 

“小心台阶。”

 

许一霖微微一僵,直直地顿下了刚刚迈出的脚步,蓦地红了脸颊,连带着纤巧精致的小耳朵也染上了一层薄薄的桃色。

 

“走吧。”

 

荣石生怕许一霖羞恼了,也不敢再逗他,闷闷地压下胸腔里涌上的笑意,小心地拉着许一霖回到车上。

 

直到车子驶出了好一段距离,许一霖才从羞涩中返过神来,却迟迟不好意思抬起头来。真的是太丢人了!竟然看着荣先生看呆了!这……

 

荣石手握着方向盘,一边小心地从车流中驶过,一边偷偷地从后视镜里瞟了许一霖好几眼。努力缩小存在感的小家伙静静地陷在座椅的一侧,团成小小的一团,宛如一只受了惊的小兔子,把整个小脸都埋进绵软软的绒毛里。

 

荣石的心上仿佛被雪白雪白的小爪子蹭了蹭,痒痒的、麻麻的。

 

不知突然想到了什么,小兔子突然转过头来,一双黑白分明的水漾眸子定定地瞅着荣石,薄薄的樱唇张了张,又顿了顿,犹豫了有一会儿,才期期艾艾地开了口:“荣先生……我……回家,不需要给伯父、伯母买点儿礼物吗?”

 

“嗯……之前准备了一些,还打算买点儿水果来着。前面就有个超市,一霖可以陪我去挑些水果吗?”

 

“好啊!”

 

荣石微微侧脸,瞧了一眼眸子晶亮的小孩儿,禁不住弯了眉眼。不是不感动的,小家伙认真而细心的惦念,让他心里暖暖的、温温的,咕噜噜冒着细小的气泡。

 

连锁超市面积着实不小,一排排整整齐齐的货架上码着琳琅满目的商品。红彤彤的苹果、黄澄澄的橙子、粉嘟嘟的桃子,种类多的让人眼花缭乱,各式各样的果香揉捏在一起,竟是难得的清新馥郁。

 

荣石推着购物车在庞大的水果世界面前还是却了步,挑水果什么的于他实在是有些陌生,这些个圆溜溜、红艳艳的果子们在他眼中并没有什么分别,又有什么好挑挑拣拣的?

 

走在一侧的许一霖顺势停住了脚步,有些好奇、也有些疑惑,稍稍仰头望向身旁微微蹙了眉峰的荣石:“荣先生不是说要买水果吗?”

 

荣石轻叹了口气,不无挫败地瞟了一眼长长的货架:“水果要怎么挑呢?我是真的不擅长啊。”

 

“嗯…苹果性温,维生素含量也很高,要不我们买点儿苹果?”

 

“哦,好啊。”

 

荣石顺从地从一摞包装好的礼盒中拎出一盒,小心地放在推车上,又在许一霖的指导下与他一起挑了一兜圆乎乎、沉甸甸的橙子。许一霖挑拣的很仔细,低声讲解的也很耐心,什么要挑肚脐要小一些的、身子要长一点的、掂起来要沉一些的,荣石站在一旁听得很是认真,一副虚心受教的学生样子。

 

两个人靠得很近,左右胳膊虚虚地贴在一起,动作间棉质的衣袖轻轻地摩擦在一处,隔着薄薄的布料荣石能感觉到许一霖较常人偏低的体温。超市里的冷气开得本就很足,许一霖的胳膊更是冰凉冰凉的,没有多少热度。

 

荣石动了动手指,多想将小人儿整个抱进怀里,好好地焐着,但是最终还是止步在了几寸远的地方,没了动作。终究还是害怕吓着了这个小家伙呀!

 

从超市出来已经接近三点钟,路上车不多,倒是顺畅的很。荣石车开的很平稳,许一霖侧靠在柔软的座椅上,不一会儿竟朦朦胧胧地陷进了困意里。荣石默默关小了空调,拉过后座上叠好的小毯子轻轻地裹在许一霖身上。

 

看着许一霖恬静的睡眼,荣石停顿了片刻,终于还是缓缓地低下头在他长长的眼睫处落下一个轻轻的吻。掌下的小人儿微微动了动,稍稍侧了侧身子,荣石仿佛被烫到一般,倏然转过身去,一本正经地目视前方,半晌都不敢回过头去。

 

许一霖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多小时以后了。睡梦中朦朦胧胧地听见有人在唤自己的名字,一声声轻柔温暖:“一霖、一霖…”

 

“嗯…”

 

许一霖小声呢喃了一声,揉了揉眼睛,这才稍稍清醒了一点儿。幼圆的眼眸里模模糊糊地氤氲着大片的水色,像极了团成团儿的初生小兔子娇娇小小、柔柔弱弱的。

 

一侧的声音似乎顿了几秒钟,再开口时却意外的带了一丝沙哑:“咳咳,我们马上就到了,稍微清醒一下,别着了凉。”

 

“哦…”许一霖坐直了身子,往车窗外看了两眼才回过头来看向身旁的人,“荣先生,伯父、伯母住在郊外吗?”

 

“嗯。他们清静惯了,不愿意往市区里边儿搬,嫌吵。”荣石微微笑笑,停顿了几秒,似乎想到了什么,“一霖,别再叫我荣先生啦,听起来也太客气了些。”

 

“那…那叫什么?”

 

“嗯…我比你年长几岁,要不你就叫我一声大哥吧。”

 

“啊…好,荣…荣大哥…”


评论(43)

热度(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