芷夏幽

不忘初心,不改衷心

【蔺靖】养只小团子

给染染 @素白染 的六一小甜饼~

祝染染儿童节快乐,初心不改~

所有文目录

萧景琰有一个秘密,还是个惊天的大秘密。

此刻这个秘密正趴在他的小碟子里,紧紧地抱住最后一块榛子酥,瞪着一双圆溜溜、黑漆漆的眼睛祈求地瞧着他。

一切还要从一个时辰前说起。

今日是休沐,不需要去学堂听太傅讲课的,但是长期以来的习惯还是让萧景琰起了个大早。

熹微的晨光从半开的窗扃照进来,起起伏伏地洒了满满一室。花梨木的书案浮了一层金色,书案上的宣纸也浮了一层金色,就连窗台上雪白的一团也浮了一层金色……

雪白的……一团……?

萧景琰很是惊奇,掀开被子就从床上跳了下来,鞋也顾不上穿,赤着脚一路小碎步跑过去,小心翼翼地把小团子捧进手心里,凑到了眼前。

噫!似乎是个小娃娃!

小娃娃白白的、软软的,圆圆的小脸颊粉粉嫩嫩浮着阳光,一双睫毛又长又翘,轻轻扫过萧景琰的掌心,酥酥麻麻的。

小团子轻轻翻了个身,从袖子里伸出肉乎乎的小手揉了揉眼睛,嘟了嘟粉粉的小嘴,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你是谁?这里又是哪儿?”

小团子睁着黑葡萄似的大眼睛,看着陌生的萧景琰,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我是萧景琰,这是我的寝宫。你是谁呀?为什么回到这里来?”

“我……我叫晨晨……我为什么在这里……”手心里的小团子看着萧景琰突然红了眼圈,大滴大滴的眼泪从眼底浮上来,满满的盈在眼眶里,然后从眼角一滴一滴地滚落下来,“呜呜呜,我要回家……”

萧景琰顿时慌了手脚,手忙脚乱地想要为他擦擦眼泪又怕伤到娇嫩小团子,一时间竟僵在了原地,只敢轻轻地颠了颠小家伙,小小声地安慰:“你不要哭了好不好,我把我的玉佩送给你。”

“呜呜呜……不要……”

“那把小殊的竹蜻蜓给你玩!”

“不玩……呜呜呜……”

“那……皇兄送的小木剑……”

“呜呜呜……”

“……我带你去吃好吃的,好不好?”

“好吃的!”刚刚还哭得稀里哗啦的小团子瞬间止住了眼泪,一脸渴求地看向萧景琰,水洗的眸子格外黑亮清澈,抽抽搭搭地小声问道:“有什么好吃的呀?”

萧景琰楞楞地看了小团子半晌,下意识地回答道:“……榛子酥。”

于是现在萧景琰看着空空如也的小碟子,石化成了一尊雕像。这……是今天母妃刚刚送过来的榛子酥……自己还一块都没吃过呢……

最后一块榛子酥还被眼前的罪魁祸首紧紧地抱在怀里——准确地说是圆圆的小团子整个趴在圆圆的榛子酥上,双手环抱着比他小不了多少的榛子酥。小团子半抬起头,直直地盯着萧景琰,黑亮黑亮的大眼睛眨啊眨:“琰琰哥哥,晨晨能把这一块也吃掉吗?”

嗷~好可爱!萧景琰的心都萌化了,软软地摊成一团,嘴巴先一步做出了反应:“你吃吧~吃多少都行!”

得!最后一块榛子酥以光速消失在了萧景琰面前,连一丁点儿的渣渣都没剩下,光溜溜的碟子比洗过的都要干净。

呜……萧景琰觉得现在自己好想哭啊……但是皇长兄说过男儿有泪不轻弹,景琰是皇子更不能随随便便就哭的!但是……我的榛子酥哇……

大概……不会有后续?

评论(14)

热度(121)

  1. 天命丶风流芷夏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