芷夏幽

不忘初心,不改衷心

【谭赵】不再爱你10

提前祝大家六一快乐~六一有啥想看的吗?

 

谭赵青梅竹马的脑洞~ABO设定,谭A赵O(只是为了包子,划掉)

私设:赵医生25岁,谭总33岁

 

所有文目录

 

飞机缓缓降落在异国的土地上,赵启平拖着行李从出口走出,远远地就看到站在护栏外耐心等候的秀挺青年。

 

『终于来了,跨越太平洋,我终于来到了你身边』

 

赵启平的心柔软成了一团棉絮,吸饱了暖暖的春水,有些沉甸甸的。长途跋涉的疲惫、背井离乡的伤感全在瞥到那人熟悉的身影时升腾而起,蒸发在空气中,了无踪迹。

 

“谭哥哥~”

 

正在四处寻找的谭宗明闻声转过头来,挺拔隽美的少年站在不远处,隔着几重人流遥遥地向他招手。一双大而圆润的鹿眸一如既往的清澈通透,如今正泛着悦然的波光。

 

谭宗明看着小家伙奋力地从人群中挣出来,终于挤到自己的身边,张开双臂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来了?”

 

“嗯,我终于来了。”

 

埋在肩窝的声音闷闷的,似乎还带着一丝丝的哽咽。

 

谭宗明以为小孩儿是想家了,于是拍了拍他的肩膀,稍稍退开几许,倒也不说破,只接过赵启平手中的行李箱,柔声说道:“走吧,咱先回家。”

 

“嗯,回家。”

 

谭宗明在美国待了这好些年,也没想过何时回国,索性去年自己置办了一处房产,是套两层的别墅,带一个不大不小的院子。院子里栽着一棵高大的玉兰树,此时早过了花期,只一树郁郁葱葱的绿叶着实生机盎然。墙角还种了几丛鸢尾,紫色的小花在风里轻轻摆动。

 

谭宗明拉着赵启平进了门,又带他来到早就收拾好的卧室里。赵启平的房间在谭宗明的隔壁,因为在二楼又向阳,故而采光很好,明亮又宽敞。纹理清晰的木质大床,海蓝色的纯色床单,一切都是原来家里的模样。

 

“累了就休息一下,等会儿饭做好了,我喊你。”

 

“嗯,谢谢谭哥哥。”

 

谭宗明伸手揉了揉小孩儿有些凌乱上翘的头发,温声笑道:“客气什么,我看你是真的挺累的,躺下睡一会儿,乖~”

 

看着赵启平乖乖地躺到了床上,谭宗明拉开叠好的被子盖在他身上,还仔细地掖了掖被角这才转身下楼去了。

 

躺在床上的赵启平却怎么都睡不着,抱着手感熟悉的被子在床上翻来覆去地转了好几圈。

 

眼前一会儿是儿时夕阳下牵着自己的谭哥哥,一会儿又是初识情滋味的梦里冷峻疏离的少年,直扯得赵启平的心愀愀的,像是灌了一瓶汽水,又酸又甜。

 

谭宗明上楼来叫赵启平吃饭,才见他伏趴在床上,半边脸侧向门的方向,樱色的嘴唇微微张着,一副睡得正熟的样子,原本好好盖着的被子也不知何时已经被压在身子下边。

 

对着赵启平的睡姿,谭宗明不认同地摇了摇头,俯身轻轻拍了拍赵启平的脊背:“平平,起来吃饭啦。”

 

“嗯……”

 

赵启平迷迷糊糊地转过头来,迷迷瞪瞪地看了谭宗明一眼,又低下头去在枕头上蹭了蹭,口中还发出了几声无意识的呢喃。

 

赵启平瞥过来的眸子水汽氤氲,带着睡后独有的迷蒙,满满的信任和依赖,将谭宗明整个融化成了一团绵软,声音不自知地又轻了几分:“吃饭了,平平,吃完饭再睡。”

 

“哦……谭哥哥先去吧,我一会儿就来。”

 

看着谭宗明顺从地转身出了门,赵启平从床上翻身起来,抓了抓一头蓬松凌乱的头发,又去卫生间洗了把脸,这才下了楼。

 

餐桌上已经摆好了碗筷,几碟式样简单的家常菜、一砂锅煮得软软糯糯的紫米粥,菜样不多但是色彩丰富、搭配得当,看上去十分诱人。

 

谭宗明舀了一小碗粥递到赵启平面前,一边开口解释道:“之前是请了一个阿姨过来做饭的,但是恰好今天她有事不过来。我只会做些简单的饭菜,你将就一下。”

 

“不会啊,谭哥哥做的很好。”

 

赵启平夹了一筷子鸡蛋,细细嚼了半晌,直到鸡蛋的香气盈满了整个口腔,才慢慢地咽了下去。

 

“你呀,就知道说好听的!”谭宗明状似无奈地点了点赵启平,微微上翘的嘴角却出卖了他愉悦的心情,“今天先休息一天,明天我带你去学校。”

 

“好的。”

 

赵启平顺从地点了头,乖乖低头吃起饭来。他素来瘦削,如今低了头,本就不大的小脸儿几乎全埋进了碗里,只露出蓬松柔软的发顶。

 

谭宗明看着赵启平头顶正中两个肆意生长的发旋儿,发了好一会儿呆。家里的老人们常说两个发旋的孩子皮实、爱捣乱,他倒没记得平平小的时候有多淘气,更多的时候他都喜欢跟在自己身边,不哭不闹、乖巧的很。如今长大了,更是觉得礼貌又懂事。

 

谭宗明只顾自己神思,丝毫没注意到他的小家伙悄悄地抬起了头,透过碗沿上方狭小的空间一瞬不瞬地偷偷望向他。

 

『谭哥哥,我终于长大,你会愿意同我在一起吗?』

评论(18)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