芷夏幽

不忘初心,不改衷心

【凌李】凌院长惊魂记

凌院长系列~ABO背景~

生子预警


前文:凌院长出差记       凌院长吃醋记


所有文目录



    凌远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与韦天舒确认第二天的手术细节,手机那端熟悉而急切的声音说着他怎么都听不懂的话。


“凌远,熏然出事了……”


耳朵深处突如其来的一阵轰鸣,凌远再也听不进后面的任何一个字。上下唇无意识地抖动,几度开开合合却吐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察觉到身侧之人瞬间苍白了脸色,韦天舒轻轻拍了拍凌远的肩膀,正要开口询问,却被一股冲力一下子挣开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凌远已经大步跑开,消失在了楼梯口。


“凌远,你……”韦天舒一脸状况之外地眨了眨眼,“这是什么个情况啊?”


手术室门上三个大字忽明忽暗的亮着,绿莹莹似暗夜里的一点鬼火,清冷地散着寒意。门外守着几个身穿制服的人,应当是李熏然的同事,凌远认识的却只有小江一个。


凌远突然觉得冷,那是从骨子里浸出来的冰凉,冻得他牙关紧咬仍止不住地战栗。身体沉得像是冻了一冬的寒冰,僵硬得迈不开步子。凌远几乎是拖着双腿,缓慢地挪到人前。


“……熏然……怎么了?”


“队长……他……”半大的孩子既担心又歉疚,一双黑漆漆的眼睛里隐隐蓄了泪水,低着头不敢看凌远的脸色,“今天有一群人酒后闹事,被带回局里……还不老实……队长不小心被推倒了……”


“哦。”


短短的一个字似乎耗尽了凌远全部的气力,他缓缓地坐倒在一旁的塑料椅子上,头一回体会到了病人家属苦苦等待、不得解脱的绞痛。


熏然……熏然……


时间在等待中被无限拉长,清晰到可以听到秒针一下下跳动的声响,短短的一个小时此时竟比一天还要漫长。凌远期盼着手术可以早点儿结束,却又希望结果永不到来。


终于手术室的门被从里拉开,率先走出来的正是通知凌远的秦少白。对上凌远隐隐含着惶恐、渴求的眼眸,她轻轻颌首,安抚地笑了笑:“熏然没事,现在就可以转到病房去了,但是要住院观察几天。”


凌远随着护士小心地推着李熏然回了病房,又送走了李熏然的同事,这才觉出双腿酸软,浑身的力气似乎都被抽走了,只一颗心还在胸腔里上下蹿动,不得安宁。


麻药的效用还没过去,李熏然安安静静地平躺在床上,本就不大的小脸儿陷进雪白的枕头里显得格外脆弱,毛茸茸的头发软软地贴在额上,失血的脸颊也愈发苍白无力。


凌远静静地坐在床边,一手握住李熏然冰凉的手指细细摸索,另一只手隔着被褥缓缓地抚上那处圆隆的凸起。直到手心紧贴着那团温暖的柔软,感受到掌下的小生命有力地挣动,凌远的心终于晃晃悠悠地沉落下来。


“嗯……”


床上的人儿无意识地呢喃了一声,似乎有些不适地微微蹙眉,那长翘如蝶翼的眼睫轻颤了几下,缓缓振翅而起,露出氤氲着朦胧水汽的一双墨眸来。


“熏然,你醒了?觉得哪里不舒服吗?”


见李熏然苏醒过来,凌远微微俯身,一叠声地问到,眼中混杂在一起的担忧、焦虑、欣喜让李熏然几乎落下泪来。


“孩子……”


李熏然几度张口,却觉得喉间艰涩凝滞,说不出话来,努力吞咽了几下,这才从喉咙里挤出几个沙哑的字眼。


凌远自是知道他的担忧,就着握住李熏然的左手将他一路带到身前,两手交叠着落至腹上:“别担心,小家伙好着呢!”


掌下的腹部依然是高高耸起的一团,柔软的皮肉之下跳动着强有力的心跳。原本消停下来的胎儿似乎察觉到了双亲的担忧,缓缓地舒展了身体,在温暖的腹腔中轻轻地翻转。


凌远似乎想到什么,轻轻地抽回手掌,转身刚要站起却被拉住了衣角。他有些疑惑地转头看向李熏然,却见小孩儿一双圆润明澈的眸子直直地望过来,眸中难掩的脆弱还未散尽:“别走……”


安抚地拍了拍李熏然的手背,凌远浅浅地弯弯嘴角:“我不走,我去给你倒杯水。”


“哦……”


李熏然松了手,幼圆莹润的眼眸却还是一眨不眨地盯着凌远。凌远有些好笑,却又觉得心疼,这次是真的吓到这小家伙了。


凌远从暖瓶里到了杯水,稍稍摇高了床头,又在李熏然背后垫了枕头,这才把水交到他的手里,静静地看着他小口小口地把整整一杯水饮尽。


李熏然喝完整杯水,才觉得干涩闷痛的喉咙稍微好受了一些。这一静下来,又记起之前发生的事来。撞上桌角一瞬间尖锐冰冷的疼痛,腹中的宝贝不安地挣扎,身下不断蔓延的猩红,如今想来依旧后怕不已。


看到自己这般虚弱地昏迷不醒,凌远又该有多担心?李熏然满心的愧疚却不知从何说起,只低头绞了手指,上齿紧咬了下唇,暗自神伤。


凌远见向来飞扬恣意的小狮子骤然失了神采,如何能不知自己心上之人的纠结,当下心脏抽痛如绞。


他抬手轻轻抚上李熏然略圆润了几分的脸颊,直视着小家伙隐现水光的鹿眸,目光柔软而安定:“你没事就好。”


“对不起,凌远,对不起……”


小狮子埋进他的胸前,不停地道歉,脆弱的声线里隐隐带出了几丝哭腔。凌远单手抚上小家伙瘦削的脊背,一下一下不轻不重地抚慰。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凌远头一次责备起自己的笨嘴笨舌,心爱的宝贝这般伤心自己却不知如何开解。


好在李熏然从不是过分软弱的人,发泄过了倒觉出难为情来,一双莹白小巧的耳朵都染上了一层绯色。凌远不禁轻笑出声,抬手揉了揉小狮子软软的毛发:“好啦,当心吓着小宝贝。”


“嗯……下次再也不会啦……”


李熏然拉着凌远的衣角,小意地撒着娇。凌远佯怒地瞪着他:“还敢有下次?!要是有下次看我怎么收拾你!”


“啊?”



评论(23)

热度(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