芷夏幽

不忘初心,不改衷心

【荣霖】两相欢

送给吱吱 @肉联厂长萨南吱 的生贺,三岁生日快乐!🎂(还好没过零点(๑•́ ₃ •̀๑),还是4.19!)

还要感谢谧姐姐 @谧是一个精分体 的帮助支持~鞠躬~


所有文目录


荣石第一次见到许一霖是在夜宴上。

那日鲁家的老爷子做寿,没像往年一样摆宴庆贺,而是学着西洋人的样子办了个舞会,邀请的都是承德商界政界有头有脸的人物。

荣鲁两家素有交情,这一年又是老爷子六十整寿,荣石自然早早地带了荣树荣意来贺寿。

荣树荣意到底还是孩子心性,对这种新式的舞会很有几分好奇,一进门就各自寻了同伴找乐子去了。荣石向来不喜这些喧闹嘈杂的场合,端了杯酒,自顾自地坐在一旁啜饮起来。

只一眼荣石就看到了大厅另一端的许一霖。

清瘦挺拔的年轻人穿了一袭青色的长衫,本就白皙的面孔在刺目的灯光下苍白得几近透明,一双乌溜溜的眼睛显得愈发通透灵动。荣石无端地忆起儿时在林中邂逅的幼鹿,同样黑亮如墨的眼,一点点惶恐,一点点无措。

许是他盯着许一霖的时间太久,又或是实在太专注,身边很快有人凑过来:“怎么荣少也看上这位小少爷了?”

“他是谁?”荣石敛下眉眼,掩了眼底所有的情绪,不动声色地抿了口酒,不答反问。

“他叫许一霖,听说是从南方那边儿过来的。家里原是做脂粉生意的,在承德这儿好像有些生意。”

“哦?他看着可不想个生意人。”

“可不是怎么着,听说这许少爷对经商没什么兴趣的,可偏生半年前许老爷子得了重病就这么没了,他又是家里的独子,总不能放着家里的生意不管吧?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身旁的人喋喋不休地说着不知从哪儿听来的闲话,荣石心不在焉地听着,眼睛却始终没离开那个纤弱倔强的人儿。

嗯?荣石看着突然围住许一霖的人群瞬间皱起了眉。为首的那个荣石认得,是城北李家的独子李亮,仗着家里宠溺,向来无法无天,真的是不折不扣的混世魔王。

荣石莫名地有些担心,随手把酒杯搁在一旁,站起身径直朝许一霖走过去。

“许少爷不是想跟我爹作笔生意?今天你陪小爷我喝了这杯酒,赶明儿我就让我爹同意,怎么样?”

才将将靠近人群的边缘,就听得这番轻佻的调笑,荣石的眉头皱得更紧了,这样清澈通透的人儿怎能让这些浪荡公子们这般调戏了去?

眼见着许一霖被逼得退无可退,李亮那只碍眼的咸猪手都要搭上许一霖瘦弱的肩膀了,荣石忍无可忍跨上前去,隔开了两个人,将许一霖护在了身后。

荣家是承德赫赫有名的大家族,荣石掌家以来的雷霆手段众人也都看在眼里,在承德谁都得让他三分颜色。

饶是这历来天不怕地不怕的二世祖也不敢在荣石面前造次,只不甘心地嗫嚅了两句,灰溜溜地带着狐朋狗友们走开了。

看着人走远了,荣石这才安心地回过头来看向许一霖。

“谢谢您,荣先生。”

那人微仰着头,正视着荣石,诚心地道谢,幼圆的鹿眸里闪动着点点感激和坚持,柔和得仿佛蕴了一池碧水。

“不不不……不用……客气……叫我……荣……荣大哥……就好”

刚刚还凌厉傲人的荣石却突然一反常态的紧张起来,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磕磕绊绊地说完,荣石几不可察地僵了一下,在心底暗暗懊恼自己关键时刻掉了链子。

那双水润的墨玉眼微微讶异地眨了眨,长翘的睫毛犹如振翅欲飞的蝴蝶,在脸颊上投下浅浅的光影。

“好,荣大哥。”

好在许一霖并没有拒绝,低缓的声线里含着春风细细密密地缠进荣石的心里。

自这日后,荣石时常去寻许一霖,有时会教他如何处理生意场上的事务,有时就简简单单地闲聊几句。

一来二去倒很快就熟悉了起来,很多时候两个人自顾自处理各自的事情,也不说话,只静静待着,偶尔眼神交集都满满的默契和温柔。

一晃半年光景,正赶上又一年的上元节,天还没擦黑,荣石就心思重重地来约许一霖一起赏灯。要算起来这都是荣意的一句话给勾起的想法。

早晨吃饭时,荣意提到今晚约了好友一起赏灯,并有些嫌弃地看着自己的兄长,看似随意地调侃了一句“大哥还没敢跟许哥哥表白呢,干脆趁今日上元节一起得了!”

荣石没什么威慑力地瞪了自家妹妹一眼,嘱咐她别在许一霖面前乱说,自己却暗暗上了心。上元节确实是个好日子。

夜色慢慢沉了下来,家家户户早就挂起了样式各异的灯笼。不算宽的长街两侧坐满了各色的小贩,摊位上摆着各种小玩意,最多的还是花灯。纸糊的灯笼上用水墨勾了梅花,绢布的灯笼上用丝线绣了鸳鸯,还有许愿用的孔明灯、莲灯。

许一霖第一次在北方过中元节,对街上的物什都格外的好奇,瞪大一双圆润的鹿眼左瞅瞅右瞧瞧,连路都顾不上看,几次差点儿撞上拉着兔儿灯满街跑的小孩子。

荣石一把拉过许一霖,试探性的攥上了这人纤细修长的手指,缓缓地纳入手心:“跟着我,别乱跑。”

“哦……”

许一霖曲了曲手指,松松地回握住荣石有几分汗湿的手掌,微微低了头,小声地应声,耳畔缓缓地染上了一抹艳色。

这般羞怯动人的许一霖,荣石还是第一次见到,一时间竟差点儿看呆了去。

“你看着我干嘛呀?”

许一霖不好意思地甩了甩手,嗔怪地撇了荣石一眼,琉璃般透彻眼眸里清晰地含着抹不开吹不去的软糯温柔。

“一,一,一……一霖……我,我,我喜欢你……”

藏在心里一直不敢说出口的话顺着嘴边就这么脱口而出,荣石只想扶额长叹,很久都没有过的结巴毛病怎么偏偏这个时候犯了呢?一霖不会嫌弃自己吧?

荣石屏了呼吸,一动不动地盯着许一霖,眼睛都不舍得眨一下。虽然心里已经有了七八分的把握,可是当真等起答案来,忐忑惊惶却是一分不少。万一是那两三分的否定回答,他又该拿一霖怎么办呢?

好在他的一霖没舍得让他等的太久。

许一霖微微踮脚,凑近了几分,樱绯色的薄唇印在了荣石的嘴角,唇齿间喃喃地吐出一句:“我也是。”

幼鹿的眼眸里蕴了春水,湖底倒映着一轮圆月和一个小小的自己,春风自唇间轻轻略过,再没什么比现在更好了。






5555555……写的还是不好,请你们大力鞭挞我吧!

其实还有好多想写的没有写,比如抡花,放河灯,走散什么的,但是爪机码字实在是hold不住了……

评论(24)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