芷夏幽

不忘初心,不改衷心

【凌李】凌院长出差记

送给 @慕似 姑凉的小甜饼,以弥补好几天前捅的那把刀😭因为是开会的时候摸鱼写的,所以比较粗糙,不要嫌弃啊(っ╥╯﹏╰╥c)


ABO背景。


因为在之前不再爱你里边有提到过凌李,所以这篇就当个婚后小番外吧(好吧,只是想混个更新(。•́︿•̀。)

 

所有文目录


凌远去美国出差了,一走就是十天。


凌院长走后的第一天。


清晨的凉风沿着昨夜未关严的窗缝钻进房内,有些微的冷。


李熏然闭着眼睛,小声嘟囔了两句,习惯性地翻身想要靠到爱人的身侧,却只摸到了床侧冰冷的空气。李熏然曲了曲手指,抓了抓空荡荡的枕头,这才记起凌远昨天已经出差了。


不情愿地睁开眼睛,李熏然呆呆地望了会儿天花板,心里有些空荡荡的,眼角也酸的厉害。


这天花板也太他妈白了,刺的眼睛都疼了!


依旧躺在床上不愿意起来的小李警官愤愤地想。


凌院长走后的第二天。


李熏然准备给自己煮碗清水面。


面刚下锅,放在餐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李熏然急急忙忙地跑出来接电话,完全忘记了还煮在锅里的面条。


电话是李妈妈打开的。知道凌远出差了,李妈妈有些担心李熏然,打电话过来絮絮地嘱咐了大半天。


好不容易安抚了妈妈,挂断电话,李熏然有些头疼地抚了抚额。妈妈这完全是把自己当小孩子看啊!以前没有凌远的时候自己不照样活的好好的!哼!


正有些小埋怨的李熏然突然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似乎是什么东西烧焦了。


嗯?烧焦了?!


李熏然惊呼一声,迅速地冲进厨房,关上天然气。果然,锅里的水几乎都熬干了,面条整个团成了一团,贴近锅底的部分已经泛了黑,散发着焦糊的气味。


李熏然欲哭无泪地盯着锅里的面条,真的好想吃凌远做的红烧肉啊!


凌院长走后的第三天。


凌远走之前,两个人就约好要定期联系的。李熏然嫌越洋电话太贵,说什么都不肯让凌远打电话回来,所以两个人就靠视频联络了。


今天难得休息,凌远跟李熏然定好时间,同时打开了电脑。


看着屏幕那端凌远微笑的面孔,李熏然心里突然一酸,瞬间红了眼眶。闭了闭眼,把几乎要冲出眼眶的泪水逼了回去,李熏然在心里暗骂自己太矫情。以前又不是没分开过!


“我不在,有照顾好自己吗?我怎么觉得你又瘦了?”凌远皱了皱眉,仔细打量了李熏然一番。


“我当然有啊!我只是吃不胖而已,哪像你一样啊~”


“嘿,你小子!”


看着对面面带得色的李熏然,凌远佯怒地隔着屏幕点了点他。


李熏然得意地晃了晃脑袋,舔了舔上唇,这才温柔地开口:“好啦好啦~不要担心我啦,我都多大人了。倒是你,胃不好,要好好吃饭啊!”


“我知道。放心吧,熏然。”凌远认真地看着李熏然,目光柔和的能渗出水来。


凌远本就是在会议的间隙,抽空跟李熏然联系的,没多久就被人给叫走了。道别了凌远,李熏然趴在桌子上,怔怔地盯着已经黑下来的电脑屏幕,喃喃地说到:“我想你了,凌远。”


凌远走后的第四天。


李熏然一个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怎么都睡不着。


不知怎的,这两天总觉得累,白天有的时候莫名其妙地就打瞌睡。腰也有点儿酸,肚子涨涨的,算不得疼,就是不舒服。


李熏然抓过床头并排摆着的两只小玩偶——一只小狮子和一只小鸽子。  


小狮子一向飞扬的鬓毛失落地低垂着,原本明亮的眼睛也黯淡了几分。他慢慢地靠近小鸽子,低头在小鸽子身边蹭了蹭,有些委屈地嘟了嘴:“你什么时候回来呀,我想你了。”


凌远走后的第五天。


李熏然没再试图做饭,直接订了外卖,订的还是很久没有吃过的麻辣烫。凌远在家的时候是绝对不准他碰这些东西的。


外卖很快送到了,李熏然拿了大碗,连带着塑料袋一块儿放了进去。迫不及待地解开袋子,混着葱花气息的油腻味道扑面而来,李熏然突然没由来的一阵恶心。他赶忙推开面前的碗,快速地跑进了卫生间。


“呕…”


李熏然原本就没吃什么东西,干呕了半晌,只吐出了些水,胃里却还是灼烧的厉害。一个姿势蹲得太久,腿有些酸麻,李熏然扶了一把旁边的洗手台才勉强站起来。


洗了把脸,李熏然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自己和凌远已经结婚一年多了,对于孩子一向觉得顺其自然就好,没有刻意避孕。


所以,可能吗?


李熏然抬起头,隔着朦胧的水汽,看到镜中人慢慢地扬起了嘴角。


凌远走后的第六天。


李熏然不知所措地捧着自己的化验单,笑得眉眼弯弯,嘴角都快咧到天上去了。


“恭喜你呀,熏然。妊娠七周了。”


秦少白仔细地看了看李熏然的化验单,又开始嘱咐他孕期应该注意的事项。刚说了一半,突然想到什么。顿了一下,笑看着认真听记的李熏然:“这些你们家凌远都知道啦,让他看着你就好,我还瞎操心什么?”


“啊?”李熏然愣了愣,反应过来微微红了脸,“少白姐,你先不要告诉凌远。”


“怎么?想等他回来,给他个惊喜?”


“也不是……我……”


看着一向明朗潇洒的小李警官难得的红了脸,秦少白忍不住笑了出来:“好啦,不逗你了,我不告诉他就是了。”


“谢谢,少白姐。”


李熏然道别了秦少白,站在医院门口默默勾了唇角。


惊喜吗?你会觉得惊喜吗,凌远?


凌院长走后的第七天。


李熏然吃过晚饭,百无聊赖地窝在沙发里看电视。遥控器拿在手里,上下键不停地按,频道来回换了个遍,却还是没找到想看的节目,索性随便挑了一个停了下来。


结果是个没什么意思的家庭伦理剧,剧里的主角们家长里短的唠来唠去,没一会儿李熏然就歪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凌远打开门的时候,家里的灯还亮着,电视里的人物还在剧里演绎着人生百态。一心挂念的人儿斜靠在沙发上睡得正香。昏黄的灯光洒在李熏然长长的睫毛上,投下一片带着暖意的光影。


“怎么在这儿就睡着了?连个毯子都不知道盖!”


凌远不认同地摇了摇头,回卧室拿了毯子轻手轻脚地给李熏然盖上。


虽然凌远的动作很轻,还是惊醒了浅眠的李熏然。他无意识地揉了揉眼睛,往凌远肩上蹭了蹭,这才反应过来,凌远回来了!


“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李熏然瞪着一双还有些朦胧的鹿眸惊讶地看着凌远。


凌远伸手揉了揉他前额睡得微微凌乱的头发,笑弯了眉眼:“我把行程缩短了,所以提前回来了。想我了没有?”


“嗯……”李熏然低低应了声,往凌远的

肩窝里埋了埋。


“我也想你们了。”


“嗯?”


看着怀中懵懵懂懂的爱人,凌远脸上的笑意又深了几分。他把手从李熏然衬衣的下摆伸进去,轻轻地抚上小腹:“还有他呀。”


“你都知道啦?少白姐还答应了我不告诉你呢。”李熏然嘟了嘟嘴,半是抱怨地说道。


“你别怪少白,真不是她告诉我的。怎么还不能让我知道啦?”凌远捏了捏李熏然的鼻尖,略带玩笑地看着他。


“不是啦。这不是怕耽误你工作嘛!你还不领情!”


“怎么会不领情呢。我家熏然最好了!”凌远笑得眼角的细纹都要飞起来了,深邃的眼睛里盛满了快乐和柔情,“谢谢你,熏然。”


李熏然微微愣了愣,抬手覆在凌远还停留在自己小腹的手掌上。两只手交叠在一起,分外的温暖。李熏然抬头直视着凌远,清澈的眼眸里溢出满满的温情:


“不用谢。爱你,我甘之如饴。”




   


评论(8)

热度(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