芷夏幽

不忘初心,不改衷心

【蔺靖】此情深处6

大体就是景琰在外赈灾的时候受到追杀,然后中毒变小了~之后被阁主救了,然后就开始了解(调)毒(戏)的欢快时光~

私设是景琰外出赈灾的时候,誉王就知道了梅长苏是景琰的人。。。

ps.可能会有与剧情偏差的地方,都是我的错(泪流满面.jpg)

所有文目录

 

萧景琰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处在一个似曾相识的地方。

初春的天气和暖温煦,刚刚解冻的小河欢快地汩汩流动,河畔的垂柳随着和风轻摆腰肢,漾起一片嫩绿的烟色。

愣了半晌,萧景琰突然反应过来,这分明是金陵城郊的护城河!可是自己明明是在琅琊阁不是吗,怎的一夕之间却回了京城。萧景琰有些惊疑,还不等他细细思考却被一阵熟悉的笑闹声吸引了注意。萧景琰遥遥望去,在看到那三个鲜衣怒马的身影时却瞬间怔住。那是…那是…小殊、霓凰和…自己…

『所以…我是在做梦吗?』

萧景琰怔怔地看着还是少年模样的三人嬉笑玩闹,恍若又回到年少时光。那一年,自己刚刚开牙建府,小殊还是那个任性调皮的帅府小将,霓凰也还是个容易害羞的小姑娘。春光恰好,现世安稳,一切都还是最初的样子。没有阴谋,没有争斗,只有少年间亲昵的玩笑,还有照亮人心的暖暖阳光。

『那时多好啊,怎的一切就变了呢?』

萧景琰怔怔地看着三个人笑闹着从自己面前经过,伸了伸手想要握住什么,却什么都抓不住,只有虚握的一掌空气,心里空落落的感觉几乎要将整个人淹没。

还没等萧景琰从失落中回过神来,眼前的画面却突然一转,萧景琰看到令自己触目惊心,几乎痛到肝肠寸断的一幕。

昏黄暗沉的天色,冰封雪覆的群山,满地都是浑身血污已经辨认不出面容的将士。一支支熊熊燃烧的火箭从高处射向无处躲避的士兵,一声声痛苦的嘶吼都近在耳畔,高岭上那人勾起残忍而快意的冷笑。

是谢玉!萧景琰瞪大了眼。

所以…这里是梅岭…

那么…小殊呢,小殊在哪里?小殊…

萧景琰几乎是跌跌撞撞地一路寻找。不是…不是…没有…小殊,你到底在哪里?即使明知是在梦中,萧景琰仍然深深地陷进那份没顶的绝望中,无法自拔。

『不要!』一声惊呼从断崖传来。

萧景琰循声望去,却只看见那个自己一路寻觅的熟悉身影从断崖上摔下,如折翼的飞鸟直直的没入深渊。

『不!不!』

萧景琰想要痛苦嘶喊,却发不出一点儿声音。眼底的泪水漫出眼际,糊了视线,萧景琰无意识地张了张口,却是一个音节都蹦不出来。没有人看的见他,他始终是个局外人。萧景琰恨透了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

眼前的空间扭曲变形,梅岭的一切都蒸发不见,萧景琰麻木地看这眼前场景地变换。

这次又回到了金陵,不同的是回到了悬镜司幽深昏暗的地牢里。眼前那个平静地望着那一缕光亮的背影是自己的皇长兄。

萧景琰呆呆地看着向来疼宠自己的长兄仰头喝下那杯淬了剧毒的酒,安静而平和,只有眼角那一滴清泪似乎静静地诉说着可能存在的不甘。

『什么都没有了…小殊…皇长兄…』

萧景琰双手抱膝,顺着墙角,缓缓地坐倒在地。眼前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漆黑一片,就像萧景琰现在的心境,不见一点光亮。

『景琰,景琰,醒一醒。』

『是谁?是谁在唤我?』萧景琰抬起头,却丝毫没有动作的意思,好累啊,就这样吧,醒过来也还是什么都没有了。小殊…皇长兄…都再也回不来了…

蔺晨是被萧景琰痛苦的呢喃给唤醒的。他翻身下榻,疾步走到床前。眼前的小人儿以一种自我保护的姿态蜷缩在一起,眼角的泪水不断滑落,口中溢出压抑破碎的字眼:“不…不…小殊…祁王哥哥…”

蔺晨一惊,这分明是被梦魇住了!联想到噬梦毒发的症状,蔺晨的心几乎烧灼到疼痛。

“景琰,醒醒,醒醒。”蔺晨轻轻的拍打着萧景琰的后背,试图唤醒他。

可是反复几次似乎并没有作用,那小人儿将自己抱得更紧了几分,却不再喃喃自语,眼角的泪珠却一串串不停地滚落。

看着萧景琰无声流泪的样子,蔺晨的一颗心揪在一起,闷闷的痛。蔺晨不敢迟疑,立马抽出银针朝着萧景琰几处大穴扎了下去。

那小小的身躯震了震,总算是清醒了过来。那双清澈的鹿眸如今盛满了水色,怔怔地望向蔺晨,长长的眼睫上还挂着将落未落的泪珠。

蔺晨的心又一次揪紧,他尽力放柔了声音,安抚地拍了拍萧景琰,轻声说道:“醒了,感觉怎样?”

萧景琰呆怔地看着眼前人一开一合的双唇,却是一个字都听不进去,蔺晨…还有蔺晨…

萧景琰抬起手,紧紧的抓住蔺晨袍袖的一角,似乎要抓住世间仅剩的那一缕光亮。

“蔺…晨…别走…”

小小的、带着一点点哭腔的声音泄出从不在人前显露的脆弱。

蔺晨只觉得一颗心被人攥在手心,反复的揉搓,酸酸涩涩还有一点钝钝的疼。

“好,我不走,你往里靠靠。”

闻言,萧景琰顺从的往里侧挪了挪,一双水汽氤氲的大眼睛仍然直直地盯着蔺晨,生怕他消失一般。

蔺晨脱了鞋袜,侧身躺到床上,虚虚的揽了揽萧景琰,轻轻地拍拍他:“睡吧。”

“嗯。”低低的应了一声,萧景琰缓缓地闭上眼睛,不一会儿呼吸就平稳下来,竟然难得安然地睡着了。

蔺晨睁开眼睛,静静地凝视着萧景琰,小家伙的脸颊边还有未干的泪痕,看得人分外心疼。蔺晨伸出右手,轻轻用指腹拭去那一点泪水,轻轻叹了口气。

萧景琰梦到了什么不难猜到,十三年前的旧事已经成了他心底永远的隐痛,不问,只是不想一再揭他伤疤。可是如今的形式愈发严峻了,毒发的症状越来越明显,不能再拖了。蔺晨暗暗盘算着,过了初一就带萧景琰去小灵霞寻千岩老人罢。

心里有了盘算,蔺晨也抵挡不住困意,沉沉睡去。萧景琰无意识地向蔺晨的方向又靠近几分,两个人依偎在一起倒也是难得的温情。


前天就开始码字,直到现在才写了这么点儿,我忏悔。
有一段时间没写这篇了,但是毕竟是第一个坑不舍得弃QAQ(是不是已经没人看了T^T

最后容许我炸一下,被喜欢的太太关注超级开心(*/ω\*)
(此人已疯,不要理睬

评论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