芷夏幽

不忘初心,不改衷心

【荣霖】嫁给幸福34

我的手速和手感啊,简直要哭死了。感觉像是小学生写的日记……大家将就看吧,将来我慢慢修≧﹏≦

“哥哥,哥哥,这边——”

“恬恬,你跑慢一点儿,小心滑倒了……”

真正进了游乐场,荣石和许一霖才发现,恬恬小姑娘也是个人来疯,一甩手把自己的小背包扔给荣石,迈着小短腿就往人群里钻,完全不复之前乖巧伶俐的小仙女样子。小丫头个子矮矮的,不及荣石的大腿高,被周围的人一遮完全看不见踪影,幸而恬恬戴了一顶白色的毛线帽,头顶两个毛绒绒的兔子耳朵,在人群里一跳一跳地好歹能看到个影儿。

许一霖跟在恬恬的屁股后面,一边从人与人之间的缝隙里挤过去,一边嘴里赔着抱歉,一边还要喊着让小姑娘跑慢一点,恨不得把自己分成八瓣用。荣石左手拎着恬恬的背包,右手提着旅行水壶,身后还得背着许一霖准备的备用物品,媳妇儿在看得见摸不着的远方,真不是一点点糟心。

恬恬在前面一溜小跑,待看到前方某个庞然大物时突然急刹车,立马掉头朝许一霖跑过来。

“哥哥,我要玩那个——”

许一霖顺着小姑娘的小爪子看过去,前方不远处是一架弯曲盘旋的过山车,红黄色相间的车身呼啸着从360°的弯道俯冲过去,带过一阵阵惊呼声。许一霖从没玩过这样惊险刺激的游戏,很有几分想尝试的念头,但是扫了眼恬恬小仙女瘦瘦短短的小胳膊小腿,还是收起自己期待的目光,正色地准备拒绝。

“不行,过山车有身高限制,要一米四以上才可以。”

好不容易从人群中挤过来的荣石看着一大一小两只小兔子正望着过山车若有所思,心里不禁警铃大作,当机立断冲上去打断了两个小家伙的遐想。

“啊?一米四是多高啊?我这么高肯定够了!”小姑娘费力挺直了腰杆,把圆嘟嘟的小下巴往上一抬,骄傲地像只小孔雀。

“嗬,你哪够啊?一米四至少也要到我胸口吧。”荣石低头瞅了瞅小矮子恬恬,伸手在自己胸前虚虚地比划了一下。

恬恬嘟起了嘴,大眼睛瞪得溜圆,骨碌碌的眼球像探照灯似的把自己从上到下扫了个遍,踮起脚努力向上跳了跳,结果却还是差了老大一截。

“哇!荣伯伯欺负人!”恬恬肉嘟嘟的小手把脸一捂,呜呜咽咽地开始抹眼睛。

“别哭呀恬恬,我们恬恬才不矮呢!将来啊,一定是个漂亮的大姑娘,像仙女一样。”许一霖蹲下身揽住恬恬,一边轻声细语地哄,一边从口袋里掏出棉质的手帕给小姑娘擦眼泪,“荣伯伯坏坏,我们罚他为小仙女完成一个心愿怎么样?”

“真的吗?”恬恬悄悄瞥了一眼荣石,又转过脸来看着许一霖,噙着泪的圆眼睛亮得像一颗沾了露水的黑葡萄。

“当然是真的啦!”许一霖大力点了点头,“但是像过山车活动这种太危险了,我们换一个别的好不好?”

“那我要一个小兔子!像我这样的小兔子!”小仙女嘴角一扬,眼角的泪花也抹得干干净净,还抬起手揪了揪自己头顶上毛绒绒的两只长耳朵,哪儿还有刚哭过的样子。

“好!我们现在就去给恬恬买一只小兔子,像恬恬一样可爱的小兔子。”许一霖揉了一把恬恬毛绒绒的头顶,顺势牵起小姑娘软乎乎的小手。

“不要不要,不要买的小兔子!”小仙女把头摇得飞快,乌溜溜的眼珠骨碌碌地一转,“要打枪那里的小兔子!”

“打枪?”许一霖第一次来这个游乐场着实有些摸不着头脑,当下只得微微侧过头去向荣石求助。

“应该是打气球赢玩具那种吧。”游乐场刚刚建成后,荣石曾来视察过一次,隐隐约约倒是有些印象。他一把将恬恬拦腰抱起,屈指轻轻刮了刮小丫头小巧的鼻梁,“走,我们现在就去赢一只小兔子回来!”

“哦——走咯——”

打气球的地方倒是不远,没走几步就看见不少人围绕着摊点。与游乐场的其他娱乐设施相比,这个不大的摊位简陋得近乎格格不入。七彩的气球一圈圈扎在纯白色的底板上,右侧的架子上一层层摆了不同大小的垂耳兔,看起来倒颇有几分小时候的童趣。

“就是这里!要那个大兔兔!”恬恬小仙女兴奋得不得了,两手指着架子上最大的兔子,挣着身子就要扑腾着要下去。

“好咧,这只大兔子绝对是恬恬的!”

听着荣石夸下海口,许一霖心头一拧,悄悄捅了捅他的腰侧:“荣大哥很擅长这个嘛?随便许诺可不好的。”

“放心吧。我从十几岁就要这种游戏,这点难度还难不倒我的。”

荣石贴近许一霖的耳际轻声说到,温热的呼吸擦着小孩儿的耳廓灌进他的耳中,果然瞧见眼前小巧白皙的耳朵覆上一层浅浅的粉色,诱人得让他想咬上一口。

不待荣石有进一步的动作,许一霖猛得后退一步,偏过头去不肯看他,话都有些说不利落了:“你,你快去呀!”

“好。”荣石揉了把许一霖软软的头毛,顺从地挤进了人群里。

荣石确实没有夸大自己的实力,他稳稳当当地往那儿一站,脊背笔直如同一颗挺拔的青竹,端着气枪的手臂四平八稳,每一声枪响都伴着一枚小气球的爆炸,着实可以称得上弹无虚发。

“哇!荣伯伯好棒!”恬恬小仙女站在许一霖腿边,一脸崇拜地望着荣石,小手拍得啪啪响。

不一会儿周围就围了不少人,荣石每击破一枚气球,都有人鼓掌叫好,更有几个看上去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双手捧着小脸儿直呼好帅,清澈的眼睛里亮闪闪的都是光。

许一霖的心底升腾起一股奇妙的感觉,有一丝丝的骄傲,又伴着一丝丝的恼怒,有些甜又有些酸。生平第一次,他竟生出了一种将周围人的眼睛通通蒙起来的冲动。只是这时他还不懂,这原来便是独占欲。






评论(17)

热度(73)